中央深化改革會議:法官檢察官工資制度全國統一

京華時報訊昨天上午,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組長習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六次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

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實行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的意見》、《關於支持沿邊重點地區開發開放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見》、《關於推進價格機制改革的若干意見》、《關於鼓勵和規范國有企業投資項目引入非國有資本的指導意見》、《關於深化律師制度改革的意見》、《法官、檢察官單獨職務序列改革試點方案》、《法官、檢察官工資制度改革試點方案》、《關於加強外國人永久居留服務管理的意見》。

習強調,以開放促改革、促發展,是我國改革發展的成功實踐。改革和開放相輔相成、相互促進,改革必然要求開放,開放也必然要求改革。要堅定不移實施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實行更加積極主動的開放戰略,堅定不移提高開放型經濟水平,堅定不移引進外資和外來技術,堅定不移完善對外開放體制機制,以擴大開放促進深化改革,以深化改革促進擴大開放,為經濟發展注入新動力、增添新活力、拓展新空間。

中央、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副組長李克強、劉雲山、張高麗出席會議。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成員出席,中央和國家有關部門負責同志列席會議。

會議強調,開展法官、檢察官單獨職務序列和工資制度改革試點,是促進法官、檢察官隊伍專業化、職業化建設的重要舉措。要突出法官、檢察官職業特點,對法官、檢察官隊伍給予特殊政策,建立有別於其他公務員的單獨職務序列。要注重向基層傾斜,重點加強市(地)級以下法院、檢察院。要實行全國統一的法官、檢察官工資制度,在統一制度的前提下,體現職業特點,建立與法官、檢察官單獨職務序列設置辦法相銜接、有別於其他公務員的工資制度。要建立與工作職責、實績和貢獻緊密聯系的工資分配機制,健全完善約束機制,鼓勵辦好案、多辦案。要加大對一線辦案人員的工資政策傾斜力度,鼓勵優秀人員向一線辦案崗位流動。

根據《法官法》和《檢察官法》的相關規定,我國現行法官、檢察官職務序列均為十二級。最高法院長為首席官,二至十二級法官為官、高級法官、法官。最高檢檢察長為首席大檢察官,二至十二級為大檢察官、高級檢察官、檢察官。檢察官、法官等級確定,以所任職務、德才表現、業務水平、檢察工作實績和工作年限為依據。

目前,除部分司法改革試點法院檢察院外,我國現行的法官和檢察官工資制度和公務員一樣,按行政級別和工作年限來確定收入。

北京一名基層檢察院的檢察官透露:“剛剛進入檢察院的檢察官是按照科員定級,然后是副科、正科、副處。”這位檢察官坦言,一名普通的檢察官按照科員或者副科的級別來算,一個月收入也就四五千元。雖然有極少量的級別津貼,但差別很小,剛參加工作的新人與檢察長的津貼相比,差別可能不到200元。

據了解,十年前,北京一些基層檢察院曾試行過辦案獎勵機制,工資固定,每辦一個案子有工資績效。一位檢察官透露,雖然一個案子辦完可能隻有幾十元錢績效,但工作量和收入是成正比的。“后來,工資規范化,績效制取消變成現行的工資制度。”這位檢察官說。

某基層檢察院公訴處副處長介紹,2002年,科員級檢察人員的基本工資、辦案績效獎金、加班費等算下來有3000元左右。10多年過去了,檢察官的工資隻漲了不到1000元。和他那些從事律師或是到公司任職的同學相比,差異尤其明顯。

來自北京基層法院的一名普通法官介紹,法院系統與檢察系統一樣,法官的工資也是與行政級別對應,法官之間的職級津貼也相差無幾,甚至隻有幾十元的差別。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洪道德認為,開展法官、檢察官單獨職務序列和工資制度改革試點,正是本著司法獨立的原則。

洪道德說,現行的法官和檢察官的職務序列和工資機制中,職務序列一直參照著公務員職級,按等級劃分。也就是說,官一定是法院的院長,而將來的趨勢是,官不一定會是院長,還有可能是業務精通的優秀法官。“這就讓一些司法官看到了晉升的希望。”洪道德說,這不僅是一項鼓勵機制,也是去行政化的一項措施,法官的職責就是以審判為中心,職級也應圍繞審判二字確定。

洪道德稱,目前全國大部分地區的法院、檢察院的經費來自中央和地方政府兩部分,因此法官檢察官的工資制度參照公務員制度,但各地的經濟發展水平又不一,公務員的薪水不統一,法官檢察官的工資也參差不齊。深改組會議提出統一全國司法官工資,應是准備試水部分財政與地方分離,由中央統一規劃制定工資水平。如此,獨立行使審判權和檢察權就有了“底氣”。

洪道德稱,現在的司法改革當中,法官檢察官要對案件負責,辦案也會帶來很大壓力,且市(地)級以下基層法院、檢察院承擔著大量一審案件,辦案數量多是事實。充分發揮獎勵和約束的機制,政策上要能夠有效留住人才,同時還能防止冤假錯案的發生。

會議指出,實行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對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建設法治化營商環境,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具有重要意義。要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把轉變政府職能同創新管理方式結合起來,把激發市場活力同加強市場監管統籌起來,放寬和規范市場准入,精簡和優化行政審批,強化和創新市場監管,加快構建市場開放公平、規范有序,企業自主決策、平等競爭,政府權責清晰、監管有力的市場准入管理新體制。對應該放給企業的權力要鬆開手、放到位,做到負面清單以外的事項由市場主體依法決定。實行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要通過試點積累經驗、逐步完善。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認為,出台《關於實行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的意見》,是進一步將負面清單制度化的表現。之前,各個地方包括上海自貿區都曾推出負面清單,這些清單都帶有實踐性意義,此次是將各地包括上海自貿區推行負面清單的經驗總結起來,形成詳細的制度化、規范化的負面清單,比如說負面清單內容到底該包括什麼,哪些領域應該放寬,哪些領域該收緊。

另外,目前各地推行的負面清單是五花八門的,這本身對統一市場體系的形成就有影響。各地不一的負面清單還是容易形成地區化、地方化的行政壁壘,而且差異過大,可能就失去負面清單本身的意義。國務院將從國家層面推出統一的負面清單,而且將清單本身制度化,能保障打破各地方行政壁壘,形成全國開放的、統一的市場體系,為市場主體公平競爭營造環境。

當然,國務院制定統一清單后,各地方政府可根據需要調整,這主要考慮我國各地方經濟發展不平衡,市場化發展程度高低不同,因此給各地方留出選擇的余地,但要提前報國務院批准。

汪玉凱認為,負面清單制度與之前國務院一再強調的簡政放權舉措是一脈相承的,它將改革市場經濟和轉變政府職能形成完整的統一體,而且負面清單制度應當以政府簡政放權為前提。

政府簡政放權首先要做的就是制定權力清單、責任清單,即規范政府的行為,哪些政府可以做,哪些不能干預,哪些是政府必須要承擔的責任,都要列出清單進行公布,接受百姓監督。在對等的權力與責任中,約束政府的行為。

會議強調,提高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的能力,要牢牢抓住體制改革這個核心,堅持內外統籌、破立結合,堅決破除一切阻礙對外開放的體制機制障礙,加快形成有利於培育新的比較優勢和競爭優勢的制度安排。

會議指出,利用外資是我們的長期方針,中國利用外資的政策不會變,對外商投資企業合法權益的保障不會變,為各國企業在華投資興業提供更好服務的方向不會變。要把利用外資同轉變經濟發展方式、調整經濟結構緊密結合起來,更加注重引進先進技術、管理經驗和高素質人才。擴大對外開放要同實施“一帶一路”等國家重大戰略緊密銜接起來,同國內改革發展銜接起來。要積極參與國際經貿規則制定,推動國際經濟秩序朝著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

知名財經評論家、財經專欄作家葉檀說,雖然改革開放已經三十多年,但是在改革開放理念等方面,都存在不同的疑問。特別是在具體操作過程中,也有各種不同的意見,這是可以理解的。葉檀表示,深改組會議明確我國還要繼續改革開放。

但葉檀也表示,改革現在已經進入深水區,國企改革、金融改革,沒有一個是容易的。要想突破,需要建立規則,形成案例。你別說,國企高管聘任和薪酬問題,是否真的實現市場化,這都是風向標。

葉檀認為,中國自改革開放至今,對引進外資都是持積極態度的。但之前外資都集中制造業,政策給予了稅收等優惠,外資積極性非常高。現在產業升級,外資不再容易獲得優惠政策,因此就會猶豫。

另外,針對外企壟斷調查案例不斷出現,而互聯網基於安全考慮,對外資門檻要求更高,外資擔心中國政府是否考慮要用國企替代它們。還有,就是很多外資要進入中國就得適應中國的潛規則,而同時也會受到他們國內反賄賂法的清查,外資是否願意既適應中國市場,又符合其國內法律。這些都讓外資對中國市場產生猶豫。深改組的三個不變,對外資釋放了積極信號,也是一個定心丸。

葉檀表示,規則的改變是漫長的,中國政府的力度是被外界認可的,但落實是否有力值得關注。目前沿海發達地區面臨的改革是升級,再對這些地區進行大規模的投資,回報率是比較低的。中西部地區更需要改革開放帶來的投資,這些地區也希望引進世界五百強、高科技產業,但人力資源受限,可能還是會集中在沿海地區不再需要的產業。

會議指出,要完善重點領域價格形成機制,健全政府定價制度,加強市場價格監管和反壟斷執法,實現競爭性領域和環節價格基本放開,政府定價范圍主要限定在重要公用事業、公益性服務、網絡型自然壟斷環節。凡是能由市場形成價格的都交給市場,堅持放管結合,強化事中事后監管,提高監管效率。要統籌兼顧生產者、經營者、消費者利益,協調好經濟效率和社會公平、環境保護的關系。要推進定價項目清單化,推進政府定價公開透明。

會議強調,要按照有利於改善國有企業投資項目的產權結構,有利於國有資本放大功能、保值增值、提高競爭力,有利於各種所有制資本取長補短、相互促進、共同發展的總體要求,依法依規、公開透明,完善體制、優化環境的原則,拓寬國有企業投資項目引入非國有資本的領域,分類推進國有企業投資項目引入非國有資本工作。要完善引資方式,規范決策程序,防止暗箱操作和國有資產流失。本版除署名外均據新華社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