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写 走进这个古老的重镇 探究悬念丛生的意大利大选走势

当前市长朱塞佩·基亚拉蒙特(Giuseppe Chiaramonte)漫步在托斯卡纳小城兰波雷基奥的时候,他突然觉得似乎少了点什么东西。在这个意大利重镇,以创始人维亚·葛兰西(Via Gramsci)命名的路牌已经不见踪迹。

在迅速咨询了市政厅之后,现年62岁的基亚拉蒙特解释说,它是在一栋大楼修缮期间被人从墙上摘下的。“没有人愿意费心劳神地把它放回去。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时代标志。”他说。

于意大利而言,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一个政治标杆。拟定在2018年3月4日举行的大选悬念丛生——从目前的情形看,似乎任何人都无法预测哪个政党将赢得下一届政府的组阁权。

距离佛罗伦萨大约一小时车程的兰波雷基奥,集中体现了日益冷漠的选民在投票倾向方面的分裂态势,尽管此刻恰恰是一个事关国家走向的关键时点——事实上,目前也是欧洲与反叛政治力量持续斗争的紧要关头。

在7500名兰波雷基奥居民看来,这座小城是一个彰显意大利走向的绝佳风向标。米其林星级餐厅Atman的行政总厨马尔科·卡赛(Marco Cassai)指出,如果某种政治趋势已经抵达这里,那就意味着整个国家正在发生变化。

Atman位于建造于17世纪的罗斯皮廖西别墅(Villa Rospigliosi)内,现年35岁、出生在罗马的卡赛正在检查餐厅最后的准备工作。他说,“这里的人往往比较保守,你仍能感受到风吹草动,但这里不像大城市那样处于风暴眼中。”

显而易见的是,现任总理保罗·真蒂洛尼(Paolo Gentiloni)领衔的正在失去该地区核心选民的支持。对于前总理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来说,这无疑是个好消息。他的政治联盟目前在全国民调中处于领先位置。

意大利的选举制度通常会给予政治联盟一定的竞争优势。根据彭博社汇总的2018年1月民调结果,贝卢斯科尼阵营将获得36%的选票。

高举反建制派旗帜的“五星运动党”(Five Star Movement)预计将获得28%的选票,并由此成为最大的单一党派。但该党拒绝与其他任何政治势力联合执政。在小型左翼政党的步步蚕食下,的支持率已经下滑至23%。

根据基亚拉蒙特的说法,在兰波雷基奥,很多选民要么会走开,重新回到极左翼政治团体的怀抱,要么会支持的主要对手。

佛罗伦萨大学(University of Florence)政治学教授马里奥·卡西亚利(Mario Caciagli)表示,在托斯卡纳这类地区,“低于预期的投票率,以及来自其他左翼势力的咄咄攻势,很可能导致失去赢得一些选区所需的关键选票。”

1921年,意大利在港口城市里窝那正式成立。现在,这座城市的市长来自以反建制派著称的“五星运动党”,里窝那以北的卡拉拉市亦是如此。在兰波雷基奥所在省份的首府皮斯托亚,亚历山德罗·托马西(Alessandro Tomasi)被选为市长。他来自贝卢斯科尼政治联盟的成员之一,极右翼政治团体“意大利兄弟党”(Brothers of Italy)。

38岁的托马西表示,2016年—2017年里,安全和移民问题成为深陷脱欧漩涡的英国、法国、德国、荷兰和东欧的主导性政治话题,而意大利政府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解决上述问题。

“你不能对这些事情嗤之以鼻,认为它们是所谓的平民主义议题,因为它们正在切切实实地影响着每一个人,特别是最弱势的穷苦人。”在皮斯托亚市政厅的办公室接受采访时,托马西这样说道。“政府的政策未能实现预期目标,没有解决好这些备受公众关注的问题。他们将在选举日付出代价。”

从经济方面来看,兰波雷基奥的表现相当不错,尽管意大利经济最近陷入衰退。这座小城受益于当地企业的卓越表现,其中包括许多茴香脆饼(Brigidini)生产商。茴香脆饼是一种盛行于托斯卡纳地区的特色美食。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免受意大利经济困境的影响。退休公务员塞尔玛·费拉利(Selma Ferrali)表示,目前大约有40个家庭申请经济救助和建议。费拉利目前担任当地天主教教区社会事务办公室负责人。

“这只是一小部分,很多人羞于向我们求助,因为他们不想让外人知道,他们失去了工作或者无力支付房租。”她说。多年来,费拉利一直投票支持,但目前的领导层让她感到失望。

米琪拉·里纳蒂(Michela Rinati)的家族企业在兰波雷基奥工业区生产茴香脆饼。她抱怨说,政府没有采取足够多的措施来扶持小企业,这有可能导致人们在投票日做出不同的选择。她希望下届政府简化办事手续,削减小企业背负的税收和社会负担,并允许它们雇佣更多工人。

里纳蒂表示,“鉴于意大利的生产体系主要由工匠或小企业组成,政治层面需要做出一些改变。”

在过去,这意味着投入人的怀抱。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兰波雷基奥因一以贯之地给予压倒性支持而被意大利人称为西欧“最红的自治市”。

罗伯塔·卡利(Roberta Carli)和她的姐姐在这座小城的主广场经营一家糕点店。她清楚地记得,在1981年4月,一大批居民涌向广场和维亚·葛兰西大街,聆听意大利领导人恩里科·贝林格(Enrico Berlinguer)发表演讲。“我沿着楼梯爬上顶楼,眼前的壮观景象让我觉得,所有的兰波雷基奥居民都来参加这场集会。”

苏联解体后,这座小城继续支持政治团体。然后,在2013年的选举中,它投票支持。

议员卡特琳娜·比尼(Caterina Bini)正在兰波雷基奥和毗邻的皮斯托亚和普拉托省竞选连任。她在普拉托参加竞选活动期间表示,没有哪个政党可以基于人们过去的投票倾向来预判支持率。

现年42岁的比尼表示,“我绝对相信,在如今的意大利,没有什么选举结果可以被视为理所当然,在任何选区都是如此,哪怕是在我角逐的这样一个拥有鲜明政治传统的地区。”

当前市长基亚拉蒙特穿过每周汇聚一次的露天市场摊位,走向现在没有标识的维亚·葛兰西大街时,他简明扼要地解释了一番为什么这股政治风潮会席卷整个欧洲:人们觉得自己被领导人视为无物。

他说,“成为大权在握的建制派一员之后,他们无暇深入民众之中,自然也就不能理解他们真正面临的问题。”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