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克口述历史–步行三月到延安

  局。1954年,冯克作为中央支援工业的干部,出任北京第一汽车附件厂党委书记。1958年,北京第一汽车附件厂更名为北京汽车制造厂。文革期间,他被打倒,后期重新出山掌管工厂的生产工作。

  1975年同志主持工作后,冯克被调往浙江,后任省革委会副主任、省委常委,先负责组织工作,后主管全省工业。4年后,冯克回到北京,任国家机械工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筹建中汽总公司。1982年中汽总公司成立后,他任副总经理。1985年退休。现为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主任。

  抽言:那时候见毛主席比较容易,我在一周内连见了他三次。过马路时,他要下车。毛主席的车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面包车,我后来知道那是爱国南洋华侨送给他的。

  抽言:为了向“十一”献礼,我们从印度大使馆买来一辆德国大众的小轿车作为样品仿制。我们提出口号“大干100天,生产100辆”。结果100辆“井冈山”牌汽车,最后我们就连推带开让它们通过了。

  抽言:“井冈山”轿车造不成后,我们就改型,开始试制北京牌高级轿车。它仿照的是美国别克车。这是一辆大车,有八个缸,半自动化,是刘仁同志将自己车作为样车留下的。当时一汽试制红旗轿车,北京试制北京牌轿车,都要作为1959年国庆节献礼。

  抽言:那时我们还没有保护知识产权的意识。我印象深刻的是,北京北新桥有个店专门卖我们设计出来的汽车图纸,卖给全国其他汽车厂家。

  抽言:其实,北京市委一直支持生产轿车。1974年我们仿造奔驰造了750,这款车的样子非常漂亮,性能也不错,像美国车。结果不知道什么原因给取消了。当时北京汽车制造厂主持此事的副厂长何玉林给气坏了.

  我就从16岁参加革命讲起。我是山东德州乐陵人。你知道,德州扒鸡有名,乐陵小枣也非常有名。1938年,我在乐林县小学教师训练班里学习,准备当老师。当时,德州还是敌战区,不过,八路军的力量也很强。一天,我们突然看到延安抗大的招生广告,大伙儿抗日积极性很高,都踊跃报名参加,我也是其中之一。

  这年的7月,我们离开乐林步行前往延安。由两个八路军战士带队,我们走了3天,第一站到达冀南,即河北省南部的南宫县。在当地的一个庙里,八路军129师派人接待了我们。然后我们继续往西走,到达山西中部,后进入晋东南地区。

  在晋东南,四处前往延安的人逐渐多了起来,我们组织了一个连。指导员是个女同志,名叫唐克,她领着我们直奔延安。前前后后,我们共走了3个月。

  回过头看,我们一起从乐陵出发的十来个人,有的中途回去了,有的参加了,走到延安时不到十个人。上世纪80年代去世的王栻是我在乐陵一块上学的发小,现在还健在的就只有王力山,他从一汽出来后,一直在济南重型汽车厂工作。

  热点标签:汽车下乡沃尔沃燃油税保时捷悍马车贷马自达凯美瑞通用破产雪铁龙收购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