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融11亿美元这家公司却称“一切刚开始”

在新冠疫苗中首次获得大规模商业化成功之后,mRNA(信使核糖核酸)的未来在哪里?对此,艾博生物创始人英博的回答是:mRNA技术拥有无限潜力,而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今年6月,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英博透露,“mRNA肿瘤疫苗和新型的抗肿瘤药物会是下一阶段公司重点关注的领域,期待在今年下半年至明年,会有多个产品进入临床阶段。”而根据艾博生物官网,传染病防治、肿瘤免疫、肿瘤疫苗和多用于罕见病的蛋白替换疗法,是目前其专注的四大领域。

就在6月16日,艾博生物在肿瘤治疗领域的探索有了新进展,其在研药物ABO2011注射液的新药临床试验申请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拟用于系统化标准治疗后进展或转移的晚期实体瘤。这是艾博生物继传染病管线新冠mRNA疫苗ARCoV后,在国内第二款进入临床阶段的mRNA药物产品,也是首个进入临床阶段的肿瘤治疗类药物,这意味着在新冠项目开发中获得的经验和mRNA技术平台能力在初步验证后得以延伸。

作为新冠疫苗中“异军突起”般的存在,mRNA技术在更广泛疾病治疗的应用被寄予希望。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杰马里·莱恩认为,mRNA技术不仅限于对疫苗的贡献,更重要的是,它开创了一个用于更广泛疾病治疗的“mRNA时代”。比尔·盖茨、埃隆·马斯克等也都曾表达对mRNA技术潜力和药物研发前景的看好。

一众大型跨国制药和新兴生物制药公司对此感到兴奋不已,纷纷投入到不同mRNA技术和药物开发工作中。而在本土生物制药公司中,艾博生物及其创始人英博,是一张绕不过去的名片。

2019年初,在多家美国知名生物医药公司工作中积累了丰富的mRNA药物研发经验后,英博回国创办了艾博生物。仅4年时间,公司从1个人迅速发展至500多人的团队。

在国产mRNA“从0到1”的大事记中,有许多艾博生物的身影:建立起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mRNA技术以及LNP递送平台;针对新冠的mRNA疫苗ARCoV,在疫情期间,成为首个获批开展临床试验的mRNA疫苗;2022年9月,ARCoV在印度尼西亚获批紧急使用授权,成为中国第一个在海外获得上市批准的mRNA疫苗。

艾博生物还备受资本“宠爱”,仅2021年,就获得了共计超11亿美元的三轮融资,位居全球生物技术融资之首。投资队伍中不仅几乎囊括了国内创新药投资的一线阵容,还吸引了软银等国际投资人。

但与投资界和公众层面的“高热度”相比,英博却表示,艾博生物其实“一直是一家低调的公司”。包括公司组建、管线进展、融资规模等,鲜少主动对外发声,更多的还是“focus在自身的研发工作上”。

对于目前外界行业降温的探讨,他认为猜测和评论都无意义,唯有“数据和行动才是应对一切不确定性的最好方式”。回想起刚回国创业时,国内mRNA市场“还是一片空白”,找人和找钱都异常困难,他觉得,“其实现在才是最好的时刻”。

英博对此更为详细的解释是:如果把人体比作一座城市,蛋白质就相当于城市的桥梁、房屋、道路和河流,是构成城市所有一切的基础——人体几乎所有的生理功能都是通过不同蛋白质表达支持实现的。mRNA的功能就是指导人体细胞表达特定蛋白质。基于这个原理,如果人们可以把编码mRNA递送至细胞内,通过mRNA的指令让细胞合成蛋白质,就有可能将人体变成一座自身的生物医药工厂,对抗各种疾病,有望为无法逾越的疾病挑战提供全新或更好的治疗选择。

“从理论上讲,mRNA能够表达任何蛋白质,因此可以探索治疗几乎所有基于蛋白质的疾病。”英博说。

2006年,英博在复旦大学完成了本科和硕士研究生学习。相较于科学,当时的他更希望看到实验室的研究成果能够真正应用于实际,开发出服务于人的产品,于是他选择前往美国,在东北大学攻读药剂学。取得博士学位后,英博先后在美国几家开发mRNA药物的医疗初创公司从事核酸药物开发相关工作。也正是这些经历,让他对核酸类药物的开发沿革有了全面的认知。

英博介绍,如今已声名大噪的mRNA技术,其实经历了超过半个世纪的波折,很长一段时间内在整个行业备受质疑。近年来,随着包括在递送技术、制造工艺,mRNA设计、合成和修饰等多个关键技术的进步,mRNA药物产业也逐渐发展起来,尤其是在新冠疫情期间,其作为平台技术的优势及在传染病疫苗领域的应用得到了充分验证,真正推动了mRNA平台技术的迅猛发展。

不过,在他回国创业的2019年,国内mRNA领域几乎是“一片空白”。无论是找人还是找钱都非常困难,很长一段时间,公司维持在小团队规模的状态,“2019年一整年只招了7个人,2020年1月开年会时,团队一共才8个人”。

随着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全球对新冠疫苗的需求极为迫切,也正是这个时候,mRNA技术走向台前。2020年3月,Moderna宣布的mRNA1273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是美国第一个进入临床的新冠疫苗。两个月后,辉瑞与BioNTech联合宣布,共同开发的新冠疫苗启动人体测试。在此之前,2020年1月,艾博生物的新冠mRNA疫苗ARCoV的研发工作已经立项。

与此同时,国内的创投圈也正在寻找可以对标Moderna的中国mRNA公司。一位投资人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说,虽然早在2018年、2019年他就开始关注mRNA,但新冠疫情一发生,大家都开始变得“有点疯狂”,几乎“半年走完了原来几年要走的路”。那位投资人回忆,自己当时也准备了充足的“子弹”,而寻找的目标也很简单:既然在同一个起跑线,那谁跑得快就投谁。

出乎许多人的意料,在这场较量中抢跑最快的,竟然是英博带领的这8个人的小团队。仅用了5个月的时间,2020年6月,艾博生物宣布ARCoV获批临床,成为中国首个获批IND的mRNA疫苗。

之后,艾博生物持续推动管线月ARCoV正式启动II期临床试验,次年7月又启动国内III期临床试验,两个月后启动国际多中心III期临床试验,先后在全球入组超过2万名受试者。与此同时,其位于苏州桑田岛的mRNA疫苗生产基地也在筹备中,2021年11月艾博生物宣布获得江苏省首张mRNA疫苗生产许可证。

伴随管线进展推进的,还有公司在资本市场的多轮大额融资,2021年4月,艾博生物获得一笔6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8月完成超7亿美元的C轮融资,11月宣布了3亿美元C+轮融资。

不过,在英博看来,艾博生物成立至今获得资本市场,尤其是国际投资人的支持,底层逻辑还是在于对于mRNA技术未来潜力的看好以及对于艾博生物技术平台的认可。

如今,英博的工作主要还是在研发上。他坦言,就是“希望自己一直保持着踏踏实实干活的状态”。他欣赏的创业公司的企业文化是:坦诚,求实,平等,自我驱动。在公司内部,他也倡导开放、平等,“任何人都可以在专业领域挑战我,甚至把我比下去”。

他唯独格外重视的,就是每年到底有多少个产品在推进。他会以产品上市和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为目标,定期了解产品推进情况,“立项会上会问得很细,挑战很多”。

在英博看来,艾博生物的核心优势,就在于“底层技术上的不断创新”,并且这种创新必须以获得专利为验证标准。“艾博生物从创业开始的定位就是要成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因此从开始就要在技术上有追求,专利上逼着自己去做原创。硬技术,才是中国企业未来在国际舞台上走得长远的核心基础。”

英博表示,艾博生物目前是全球范围极少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mRNA技术平台和专利递送系统的mRNA药物研发机构,其开发能力覆盖从mRNA序列设计、制剂开发及大规模生产,以及临床开发至将新药推向市场的完整周期,“成功打通了从mRNA药物研发到生产全链条一体化”。

其中,最核心的技术是mRNA药物的递送平台,关乎mRNA药物的递送效率问题,长期以来,也是mRNA药物研发的核心。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中科院院士高福曾表示,“目前mRNA技术的核心专利仍然掌握在少数几家西方企业的手中,mRNA递送系统的关键物质脂质纳米颗粒(LNP)十分缺乏,这一领域拥有想象空间。”

对此,英博表示,LNP递送技术具有很高的IP壁垒,艾博生物是全球范围极少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LNP递送技术的mRNA药物研发公司,自主开发的LNP系统的脂质辅料中含有专利PH敏感脂类,具有优越的传递效率,可保证mRNA在人体内的低毒性和高表达。

比如,包括ARCoV在内基于此技术开发的新冠mRNA疫苗能够实现2~8摄氏度下运输和储存12个月,极大程度提升了先进疫苗产品在包括东南亚、非洲以及拉丁美洲地区的可及性。

此外,mRNA药物制造工艺同样存在很高的壁垒。其中包封工艺是大规模商业化生产的技术瓶颈。而艾博生物的制剂研发平台自主开发的动态精准混合技术,一步反应即可生成均一分布的纳米脂球并完成mRNA的包裹,包封率高于90%,确保了mRNA药物产品的质量稳定。

民生证券分析师周泽超在研报中指出,尿苷结构及LNP递送系统对mRNA药物整体稳定性起决定性作用,国际龙头针对上述技术专利进行重点布局,国内企业也在积极投入mRNA新技术研究及专利保护建设。

前述受访的投资人认为,虽然相比于前两年的火热,当前的mRNA市场回归冷静,但mRNA技术已经在疫情中得到大规模验证,未来还有更多的未满足疾病需求可以通过mRNA技术药物研发解决,只需“给点时间”。他同时指出,接下来的适应症、工艺、稳定性和成本等问题,仍是国内企业乃至全行业面临的问题。他认为,mRNA领域,中国的头部企业,“只要扛得过去,仍然有春天”。

随着mRNA在新冠疫苗中获得验证,对于更为广阔疾病领域的探索,正在不断加深。

根据Nature相关统计,截至2021年7月底,全球mRNA疫苗和药物在研管线条,虽大多数处于早期阶段,但其中新冠相关应用仅有22条,其余传染病、罕见病和肿瘤相关则多达158条,说明虽然新冠疫情推动了mRNA技术的研发,但其应用场景在持续拓宽,并不局限于新冠领域。

艾博生物在肿瘤领域的布局也很早就开始了,英博透露,“这一方面我们认为未来的前景更大,也可以说是真正可以通过mRNA颠覆性疗法来解决目前临床上依然无法解决的疾病挑战。”

目前传染病防治、肿瘤免疫与肿瘤疫苗以及多用于罕见病的蛋白替换疗法,是艾博生物未来关注的重点领域。

根据此前公开信息显示,目前在艾博生物布局的肿瘤产品管线中,最值得期待的是公司与广州呼研院共同开发,一款具有全球首创(FIC)潜力的肺癌新抗原mRNA疫苗ABOR2013,于今年4月正式进入人体试验阶段。

肺癌是全球最常见的癌种之一,是我国发病率、致死率均居第一位的恶性肿瘤。近年来针对肺癌的免疫治疗策略非常多,比如PD-1抗体就是最常见的一种,不过类似的策略其实也只对一部分的患者有效,长期用药还会出现耐药的现象。

艾博生物的这款肺癌mRNA疫苗,针对引起肺癌的特异性基因突变点位,编码多种新生抗原的mRNA,并通过特定载体递送到体内,诱导T细胞直接对肿瘤细胞进行杀伤,同时还可以避免传统药物引起的耐药问题。临床前数据显示,产品可在小鼠中显著诱导抗原特异性T细胞,可杀伤因为基因突变产生的肿瘤细胞。

此外,在罕见病领域,艾博生物目前管线内有一款肝罕见病方向的蛋白替换类的mRNA药物产品正在早期研发阶段。

英博希望,未来能在中国mRNA领域占据一席之地。他想起创业时的初心很简单,就是“希望能将mRNA药物研发的关键技术建立起来,推动这项技术在国内的发展。让更多人了解mRNA,不只是了解它能做什么,更需要了解它的技术难点和挑战在哪里”。

虽然实践起来远比设想的困难,创业过程中,他每天都有焦虑,因为走的是一条几乎没有借鉴的路,但看到团队一直在技术上的突破,他又没那么焦虑了,反而更相信“正走在正确的路上”。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