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奖历史上的悲剧:这项可怕的前脑叶白质切断术毁了上万人

自1895年创立以来,诺贝尔奖一直是全世界声誉最高、含金量最重、影响力最大的科学奖项。诺贝尔奖的评判标准是在物理学、化学、文学、和平、生理学或医学五大领域“为人类做出巨大贡献的人”。

回顾诺贝尔奖上百年的历史,康拉德·伦琴发明的X射线广泛应用于医疗领域;屠呦呦发现的青蒿素,挽救了无数疟疾患者的生命;亚历山大·弗莱明发现的青霉素(盘尼西宁),作为大名鼎鼎的抗生素,拯救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绝大多数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发明、发现都是造福人类。但所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诺贝尔奖评选团队也有过“眼瞎”的时候。

1949年,诺贝尔医学奖颁发给了瑞士科学家沃尔特·赫斯和葡萄牙神经科医生安东尼莫尼斯。其中安东尼莫尼斯的获奖理由是其发现的前脑叶白质切断术对部分精神疾病有治疗价值。

精神疾病的范围很广,包括精神分裂症、躁郁症、妄想性障碍等等。精神病患者的人脑功能紊乱,在认知、情感、行动、意志等方面都会有不同程度的障碍。从古至今,人们采用了包括电击、束缚、钻颅术等很多不人道的方法试图治愈精神疾病患者,但都没能成功。

直到20世纪30年代,美国实验室发现前额叶皮层对情绪和攻击性行为影响很大。随后有研究人员切除了两只黑猩猩的前额叶皮层,其中一名叫做Becky的黑猩猩从暴躁变得温顺。

黑猩猩实验成功后,安东尼莫尼斯便开始了人体实验。他发明了一个名为“脑白质切断器”的器械,用于损毁前脑叶与其他脑区联系的神经纤维。讽刺的是,安东尼莫尼斯最早一批的20名病人均手术成功了,他和前脑叶白质切断术因此名扬海内外。

虽然安东尼莫尼斯是人体额叶切除术的发明者,但真正造成之后灾难的却是一个叫弗里曼的医生。弗里曼是安东尼莫尼斯的追随者,他痴迷于额叶切除术,并致力于将其“发扬光大”。

1945年,弗里曼精简化了额叶切除术的手术步骤,发明了任何小诊所都能轻易实施的“冰锥疗法”。之后他网罗各大媒体,将这个手术强制推广到了各个精神病院和诊所。与此同时,弗里曼还进行着全国巡演,大肆宣传着这个手术的安全、便捷。

就这样,额叶切除术风靡一时。由于弗里曼等人鼓吹“精神病要扼杀于摇篮”,所以成千上万的人没有经过确诊就被强行执行了该手术。更可怕的是,很多同性恋人士、政治犯,乃至于不听话的小孩子,都被切除了前额叶。据不完全统计,1936年到1950年间,单单美国就实施了近5万例该手术。

额叶切除术的负面作用,相信大家都有所耳闻。据悉,前额叶主要负责高级认知功能,比如注意、思考、推理、决策、执行任务等等。大部分被切除前额叶的人,都失去了高级思维活动的能力,严重的甚至失去了喜怒哀乐的能力,变成“行尸走肉”。

渐渐地,人类意识到了这种手术的可怕以及不人道性。1962年,美国作家肯·克西出版的小说《飞越疯人院》,在欧美掀起了一系列反对滥用电击治疗及虐待精神病人的运动。在这之后,额叶切除术终于慢慢被禁止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