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高官鲁斯:我一生都在追求挪开男人踏在女人脖子上的脚

美国最高法院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走了。一代传奇落下帷幕。这姐们的一生实在太过瘾了,如果用一句话来评价,那就是:

虽然鲁斯走的时候已经87岁了,但我觉得还是姐姐这个称谓更适合她。这位是真·乘风破浪的姐姐,被美国人昵称“臭名昭著的R.B.G.”(褒义)。也是唯一一个敢在2016年川普竞选总统时公开说他是个骗子的官。川普虽然气得牙痒痒,但对鲁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上帝在创造鲁斯这天,心情一定特别好。他哼着小曲,给这个即将出生的小天使加了点智慧,添了点美貌,又千挑万选选了一户好人家送去。

鲁斯的父母分别是第一代以及第二代移民。她的亲爹是犹太人,特别注重教育。母亲是一位有着大智慧的女性,在那个美国人重男轻女的时代,她没有给女儿任何限制,不以嫁人为目标,悉心地培养着女儿。

鲁斯的母亲给了女儿充沛的爱,但是很不幸,在女儿17岁时,这位可敬的妈妈因为得癌症离开了人世。她跟癌症斗争已经好几年了,一直撑到鲁斯高中毕业才放心地闭上了双眼。

年轻的鲁斯十分悲痛,她不知道,这一生她将有许多次跟癌症正面战斗的机会。当然,大部分时候,都是她赢。

母亲让鲁斯无论何时都不要让无谓的愤怒等负面情绪占据心灵。鲁斯这一生中曾无数次“对簿公堂”,面对那些慷慨激昂的男性对手,无论他们说得有多么过分,鲁斯从不动气。她永远那样冷静,认真地聆听,然后抓住对方的漏洞予以反击。

母亲对她说:如果你能遇到白马王子,并与之共度一生,那当然很好,但你必须学会独立生活。

这一条鲁斯也做到了,她不仅遇到了自己的白马王子,而且成功地把一位年轻才俊变成了家庭煮夫,如果她妈妈在天上看到这一切,一定会抚掌大笑,真不愧是我的女儿。

鲁斯年轻的时候是真漂亮,进好莱坞都不心虚的那种漂亮。她在康奈尔大学读大二的时候遇到了真命天子马丁·金斯伯格。

鲁斯认为这是一段美好的偶遇。因为容貌,她在大学里很受欢迎,但是那些男生们都只是贪图她的美貌,对她的智慧丝毫不感兴趣。而马丁不同,他不但爱她的美,也欣赏她的智慧,并且从不曾担心被她超越。

马丁的版本则来自于他的临终遗言,他坦白自己对鲁斯一见钟情,费尽心机才制造了一次偶遇。

几次约会后,他惊叹于她的思想和智慧,从此不可自拔地爱上了她。随着岁月的流逝,他对鲁斯的爱越来越深,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始于颜值,敬于才华,久于善良,深于人品”吧!

交往两年后,他们就结婚了,两人携手去哈佛大学读法学硕士的时候,已经有了一个14个月大的宝宝。

可惜好景不长,马丁被诊断得了癌症。鲁斯没有离开他,而是化身时间管理大师。每天下午四点,保姆离开后,她就要自己带女儿直至娃入睡。而马丁因为接受放射治疗,一整天都在床上昏睡,只有午夜时分才会醒来。

鲁斯要照顾马丁的身体,帮他抄笔记,协助他完成学业,还要完成自己的学业。她还担任了哈佛大学的法律评论主编。哈佛对法律评论主编一职要求十分严苛,只有学习成绩年级排名前25的学生才有资格担任。(全年级500多人)

忙着照顾病夫的她一直都是年级第一,代价是每天只睡2个小时。身为上帝的宠儿,他们终于熬过了这段艰难的岁月。马丁的癌症治愈了,以优异的成绩从哈佛毕业,并找到了纽约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工作,鲁斯为了继续照顾丈夫便转去哥伦比亚大学继续求学。

马丁是个非常有魅力的男性,他幽默风趣,口才极佳,是纽约地区最厉害的税务律师。但随着鲁斯的事业步步高升,他主动放弃了工作,在家当起了全职老公。

每当人们对他的决定感到好奇时,他就开着玩笑说,鲁斯厨艺太差,下过一次厨后就被孩子们驱逐出了厨房,所以做家务这事儿只有他来。

鲁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有时为了工作会忘记吃饭,彻夜不眠。马丁时不时得上律师事务所哄老婆回家吃饭,睡觉,有时候他甚至得生拉硬拽,才能把老婆骗回家吃饭。

马丁对妻子的事业无比支持。93年克林顿推荐鲁斯出任最高法院官的时候,一开始她的排名是第23名。鲁斯是一个非常安静腼腆的人,最不擅长的就是自吹自擂。马丁只好出面,挨个联系妻子曾经帮助过的政法界要员,一个个出面游说,最后鲁斯以高票当选官,马丁功不可没。

2011年,马丁又一次因癌症入院,这一次他实在熬不过去了。他给鲁斯写了一封信,他说自己一生都以妻子为骄傲,她是他今生唯一的挚爱,虽然不能再陪伴她继续前行,但他的爱将永远陪着她,不会减少一丝一毫。

马丁走后,鲁斯从未在人前落泪,只是每次提起马丁时,她的嘴角都挂着掩饰不住的笑。

鲁斯的一生几乎也是战斗的一生。在她的少女时代,美国女性的地位非常低。雇主有权因为怀孕开除女职员,很多工作都不提供女性岗位。可以说,美国女性能有今天的地位,鲁斯这么多年的奋斗功不可没。

当年她考进哈佛大学法学院的时候,全年级500多人,只有9名女性,学校里连女厕所都没有。刚入学时,法学院院长就把这9名姑娘召集到一起,可不是为了给她们开个迎新会,而是挨个问了她们一个严苛的问题:如何解释你们占据了一个本应属于男性的法学院席位?!

这话听起来像侮辱,不过也不是没有原因。担任过哈佛、哥伦比亚大学双料法律评论主编,成绩一直保持年级第一的鲁斯发现自己毕业后竟然找不到工作!

所有的律师事务所在看到她之后都会直言:我们这不招女性。就连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教授写推荐信都不行。那位教授甚至放出狠话:如果你们不招她,我以后就再也不给你们推荐大学生了!

遭受过不公平对待的鲁斯一生都是激进的自由派斗士,她一直致力于推进性别平等。她所信奉的圭臬就是:我不求女性能获得什么额外的好处,我所求的仅是,让男人把他们的脚从我们的脖子上挪开。

空军少尉莎朗是一名女性,她在申请福利住房的时候遭到了拒绝。这是每一个少尉只要填表就能获得的福利,而她仅仅因为是女性就遭到了拒绝。军需部门说她的住房应该让她的老公去解决。

鲁斯在法庭上用平和甚至略带低沉的语气对一干白人男性官说:“社会在改变,你们不会希望有一天你们的女儿、孙女还要遭遇到这样不公平的对待。”这句话打动了他们。

另一个令鲁斯名噪一时的案件叫“温伯格诉维森菲尔德案”,主人公维森菲尔德是一名男性,他的妻子死于难产,给他留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婴。菲尔德为了照顾孩子,只能在家全职。可当时美国只有提供给单亲全职妈妈的津贴,却没有给全职爸爸的津贴。

鲁斯接下了这个案子,她的目的在于证明:性别不平等伤害到了每一个人,不仅仅是女性。

最高法院官是一项终身制的职业,只有死亡或者主动辞职才能让一个官离开这个岗位。作为一个激进的自由派斗士,鲁斯渴望一直发声,直至永远沉默的那天。

在任期,她又患了2次癌症,对于癌症这个阴魂不散的对手,她从未低过头。她坚持撸铁、平板撑、俯卧撑,即便在85岁高龄,她仍能徒手做上十几个俯卧撑。

她不肯退也不敢退,她从未放弃为发声。这让她在年轻人中拥有了大批拥趸。他们给她制作各种海报。

人们把她的模样纹到自己身上,以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还有人在遭受不公平的对待。

如今,这个可爱,可敬的人走了,去见她的马丁了。随着她的离去,美国的自由之灯又灭掉了一盏。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